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FOREVER

尽管命运从未停止变幻,我依旧等待属于我的遇见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你不只是属于你自己的,世上没有一个人是只属于自己的,每个人都与他人相连,与他人分享某些事物。 这就是为何人类无法自由, 为何人类会拥有喜悦也拥有悲伤,以及爱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慕容紫英  

2010-11-22 12:28:44|  分类: 人物剪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谨以此文纪念令我感动的仙剑四,同时期待仙剑五……

瞳凝秋水剑流星, 裁诗为骨玉为神。 翩翩白衣云端客, 生死为谁一掷轻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慕容紫英主题诗《明光》  

 

故事发生的时候,他十九岁。

他的出场是令人极其惊艳的,白衣蓝衫,御剑立于风中,剑光环绕,轻而易举斩杀妖魔,救人于危难,随后又默然离去,不求回报,那种气度,风华绝代,让人心折。

天下间,自诩为侠的人很多,其中沽名钓誉的人有之,自私自利的人有之,居心叵测的人有之,而这个少年,是真真正正当得起剑侠称号的。

他是义无反顾的,“若有所需,自是不计生死。”

他是不求回报的,“我只做应做之事,无须向任何人解释。”

他是行侠仗义的,“为侠者一生所求,除魔卫道,可不正是为了此情此景、为了这些人脸上的笑容?”

他是一诺千金的,“我答应你们……承君此诺,必守一生。”

他是重情重义的。“今日之行我并不认同,但……如若取此弓会有任何报应,慕容紫英为朋友心甘情愿。”

他一直是冷冷的,不苟言笑,他是昆仑琼华派最杰出的弟子,虽然才十九岁,却已经是许多人的师叔,甚至有了晋升为长老的资格。而他所记得的,就只是修炼,铸剑,除妖,救人。在日复一日的的修行中,他几乎已经忘记了,自己也不过才是个十九岁的少年而已。

他并不是善于把言语放在嘴边的人,他所说的话几乎都是一板一眼的,可是其中包含着绝对的真心。

他来到昆仑琼华时还只是个孩童,那么幼小的孩子,便离开家乡,离开父母,独自一人来到陌生的地方,过着全新的生活。无法想象那个孩子修炼的生活是怎样开始,怎样开始修炼法术,怎样开始学习铸剑,怎样开始与妖魔战斗,又是怎样开始第一次将妖魔斩于剑下。从一个还会和师叔要糖吃的孩子,成为一个沉静冷漠的的剑客,那样的人生,是怎样的寂寞和残酷。

对妖魔的痛恨,是因为见了太多人类的死亡,他曾说过,求仙问道是为了兼济天下,可是在这句话的背后,隐藏了怎样的惨烈,怎样的决心,又有谁会知道?

面对几近干涸的月牙村,面对饱受缺水之苦的村民,一向遵从门规的他,依然忍不住向掌门力争:“弟子只觉修仙之士虽非样样皆能,但毕竟能救一人便是一人,弟子实在不忍看那些村民如此受苦……”他的人是冷漠的,可他的心,从未忘记过芸芸众生。水灵珠没有拿到,他便派弟子每日向月牙村送食物和清水,但却从未向别人提起,面对菱纱的质疑,他淡然回应:“我只做应做之事,无须向任何人解释。”是的,他不在乎虚名,不求回报,为了人们脸上的微笑,只要人们能够幸福,他绝不犹豫。

对于剑的执着,恐怕没有人能比得过他。面对使用剑来“打猎、剥兽皮、剪发、剃胡子、切肉、削萝卜、烤肉……”的天河,一向沉着冷静的他也忍不住气得脸色大变,几乎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,便将天河罚至思返谷思过。所以当他将自己打造好的剑交给天河时,只要求他一件事,便是善待这把剑。对他来说,剑是师公传授给他的最重要的东西,是他一生为之奋斗的目标之一,是不可亵渎的存在。

真正使他打开心扉的朋友终于出现,虽然一开始貌似只是几个目无礼法、肆意妄为的师侄,但是为了共同的目标,经历了那么多的冒险,见证了悲欢离合,面对着遍布花灯的夜色,他终于不再隐藏自己的真心,终于开始推心置腹。于是他为了天河全力铸剑,为了梦璃深入妖界,为了菱纱不惜以身犯险,他们是他的朋友,是可以抛除一切,倾心相交的朋友。在琼华的圆月之下,他答应他们:“承君此诺,必守一生……”

朋友之间也曾出现过争吵,那时他愤然离去,声称“道不同不相为谋”,但却还是会悄悄跟在天河身后保护他不受伤害,还是会精心铸剑,只是因为觉得天河可能会用的上,不论如何,对朋友,他绝不吝于付出。

在酆都,他尽力劝阻菱纱,只希望不会让朋友因此而减少寿命,但面对菱纱的固执,他还是做出了让步:“与其让你一人涉险,倒不如我跟去……”在封神陵,面对朋友的情意,他毫不犹豫:……今日之行我并不认同,但……如若取此弓会有任何报应,慕容紫英为朋友心甘情愿。”他所做的一切,都不是为了自己,为了菱纱,为了天河,为了他真心相交的朋友,他倾尽所有。

在鬼界,面对父母已亡故的消息,他虽然会说已经看开,却还是露出了悲伤的表情。从小便离开父母,被独自送上山修道的他,对家乡与亲人的思念或许从未间断过。家是怎样的存在?父母又是怎样的容貌?或许在他心中想象了无数遍,可最终还是化作了冷漠与隔绝,将现在的自己与幼年时的自己隔离开来。最后得知父母消息时,却已是天人永隔。不过还好,他知道了父母对他并非无情,送他上山是为了让他长命百岁,临终之时因为未能见他一面而感到遗憾,或许对他来说,这样的亲情与思念便已足够。

他曾经迷茫过,面对人与妖的争执,面对他一直坚持的原则。可是在幻暝界,面对大肆屠杀妖界的同门,面对怀朔的死亡,他愤然挥剑,那时的他,有着怎样的心情?可是他终究没有痛下杀手,“……其实,刚才有一瞬间,我真的很想杀了他们,但是……我不想变得和他们一样,只要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,连自己的同门兄弟都杀……”对一个一直以来都被教导要斩妖除魔的人来说,对一个一直将门派视作家庭的人来说,这又是多么艰难的一步?那一刻,他的正义,超越门派与种族。

在青鸾峰,面对自由的的天河,他第一次开怀大笑,其实他所要的很简单,不过是朋友平安开心,不过是人生无憾无愧。他为了菱纱不眠不休研读手记,想尽所有的办法,却仍无法改变眼前的艰难状况。面对自己的无奈,他只得向上天请求。“我自问并不畏惧世间强权,自己的生死也可相轻,若是用我一命,能换菱纱一命,我定会毫不犹豫。但是有些事情,我知道……我们只能祈求所谓的天意……”

在冰封的昆仑琼华,面对璇玑冰冷的尸体,面对不知还有多少埋骨于冰冷雪中的琼华弟子,他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,拼尽力气也无法让璇玑睁开眼睛,他的难过与自责无法掩饰,“也许是我错了……我不该将璇玑留在琼华派,当日在卷云台要是带她一起走,她又怎会枉送性命!…………她年纪尚小,许多事情还不明白,又如何分辨是非曲直?……我却将她一人丢下,害了她……也愧对怀朔……”

于是他真正明白,是人还是妖,其实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为了什么,做了什么,“……逆天而行,终将有谴……毁了的房屋可以再建,断了的桥可以再搭,绿洲的住民可以迁徙,可变了的人心又如何能回到以往…………求仙问道亦是为了兼济天下,假如行事与此相违,岂不早已背离修道的初衷?!不是入邪却又是什么?”

百年之后,面对回来的梦璃,他并不在乎自己过的好与不好:“人生一场虚空大梦,韶华白首,不过转瞬。惟有天道恒在,往复循环,不曾更改……”,这是百年人生的感慨,又何尝不是对人生的大彻大悟?从幼年时的天真烂漫,少年的冷峻疏离,到如今的看透人生,大彻大悟,这其中,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经历。

但已经够了,这百年多的时日,一生的时光,他努力过,奋斗过,为了朋友,为了师门,为了天下,也为了自己,他的一生已经足够,足以俯仰无愧,足以面对世人,他的一生,已经尽欢,所以,此生无憾。

不论是百年还是千年,回忆中出现的,仍是那个白衣蓝衫,御风而立的翩翩少年,他的温情与侠义,从未改变。

    

慕容紫英 - 馨雅AURORA - FOREVER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