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FOREVER

尽管命运从未停止变幻,我依旧等待属于我的遇见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你不只是属于你自己的,世上没有一个人是只属于自己的,每个人都与他人相连,与他人分享某些事物。 这就是为何人类无法自由, 为何人类会拥有喜悦也拥有悲伤,以及爱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恐怖宠物店——人鱼   

2008-10-05 14:47:44|  分类: 轻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这是个嗜血的故事。
  月夜弥漫着杂样的气味:海水的咸味,鱼腥,酒和玫瑰的香气,客人身上的脂粉味,以及……血腥味。
  尖锐的叫声突地刺穿海的心脏。白色女体飞坠入海,猛然一撞,溅起层层水瓣。红红的玫瑰花束悄然飘落,散落一方飞舞,弥盖住圆月的光华,划出凌乱无致的线条,轻轻的、轻轻的静止于海面。
  悲凉。
  一抹淡淡的红……
  神让花凋谢,撕裂了那永恒的美丽。
  亚法珍蓝,当红女歌手,死于婚礼当晚。
  咯吱!
  大门倏的被推开,暗流渲泄,盅惑人心的。男人脑中闪过一丝迷惑。
  “亚孙蓝先生吗?”
  “啊?是!”亚孙一怔,心底积压的恍惚风卷残云般一扫而空。按不住微微的心悸,他目不转睛,试图从这个暗色的厅子寻到一丝蛛丝马迹。三张古式长椅,围住中间古色古香的茶几,顶上吊着描有图案的灯笼,散发的晕黄光芒虚弱不堪,残残的、残残的,似乎已燃着好久、好久了。厅子很小,却因为幽暗,而显得深不可测。长椅上坐着一个人,D伯爵。D伯爵,一金一紫的眸子——左眼暗紫,右眼是炫惑的琥珀色。黑直齐耳的半长发遮住半只眼睛,然而遮不住它透视万物的光芒。他的肤色白得不可思议,以致于令人有一种错觉,以为那是一具发光体。中式古袍裹住修长的身躯,有别于传统的朴素衣装,它偏绣了只颜色艳丽而精巧的牡丹,以紫为底色,雍容华贵。
  他就是D伯爵,神秘的宠物店主人。亚孙收起目光。“我收到订货通知单,说我妻子订的货物已经送到。”
  “是。”D啜口茶,抬起诡魅的双眸。“刚过世的亚法珍蓝小姐所订的货物已经送到。可是,发生那样的事情真令人难过!所以,我想请你来解决一下。”D盯着亚孙黯然沉痛的脸庞,遂立起身子,慢步走到后面那块红色布幔前,一掀,做出请的姿势——优雅至极。“请这边走。”
  “订的是什么货物?猫吗?还是狗?”亚孙越过布幔,眼前是一道幽深的走廊,渺无人声。沿途吊着盏盏红灯笼,红光晕染上两旁的镂空窗棂,依稀可见其上攀爬的不知名生物。脚步声“踏踏”地似乎特别尖锐,蓦地亚孙抽一口气,窒息感侵袭全身。为什么会这样?
  不知道……
  “是鱼。”D用眼角余光瞟他一眼。
  “鱼?热带鱼?金鱼?”
  “不!是很珍贵的品种,不能在店面里摆出来。”他弯弯嘴角,眸子耐人寻味地闪了一下。
  生活很轻松,沉重的是感情;就像世界很简单,复杂的是人类。
  走廊尽头,又是一道厚重的大门。
  一只巨型大瓶赫然出现。瓶身正面雕满图案:最原始的鸟、鱼、树……晕黄灯光反射入眼底,令亚孙昏昏欲睡。
  弥漫的氤氲气体迷惑人的心智,亚孙诧异道:“好……好漂亮的瓶子!”
  “上去看看吧。这里。”D指向古瓶旁边的木梯。
  啪!
  那是拍水声,似乎预示这条鱼并不小。亚孙一步步、一步步靠近,某种力量驱使着他。他探出脑袋,望进水的深处,暗暗的,什么也看不见。对!就像那晚一样!他的瞳孔突然扩大!一张女人的脸,慢慢地浮上来。“亚……亚法?!”
  “先生,靠太近会有危险的。”D无声无息地出现。他一手拉开亚孙,另一手将灯笼照向瓶口。神啊!他看到的是什么?!亚孙睁着铜铃般大的双眼,难以置信地盯着那个女人……跟他刚过世的妻子亚法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。金发,碧眼,拥有跟亚法完全相同的脸。她的耳朵,不,那不是人的耳朵,是鱼鳍。湿答答的发丝粘在赤裸的纹有图案的上身,亚孙拉下视线,看到了她那副鱼尾巴,蓦地一惊。“那是装了什么机关的吗?”一只半人半鱼的动物……亚孙摇摇头,突然叫道:“那……那是我送给亚法的戒指!”他指向人鱼的左手。“难道亚法没死?亚法活过来了?”
  “不知道。”D微微一笑。“其实这条人鱼是上个星期月满的那个晚上,无意中被我发现浮在海滩上的。只可惜,她被我救回来的时候,记忆全无。从哪里来?要到哪里去?甚至连自己叫什么都忘了……”他状似惋惜,眸中却蒙上一层谲艳的光。
  “月满?结婚那晚……”他喃喃念道。“那么她会是亚法的再生吗?”
  在亚细亚的传说中,人鱼住在深海的宫殿里,偶尔才浮上水面,然后变成人类的样子生活在人群中。当遇到喜欢的人,或许会为了得到他的爱而不计一切后果,甚至是,毁灭他。人鱼以为这样就占有了爱。
  “怎么样?满意吗?”他的熠熠星眸泛出洞悉一切的笑意。
  “当然!我要带她回去!”亚孙不带任何迟疑,热烈注视着人鱼翻滚入水里。
  “那么,请在这份契约书上签名。”依照旧例,D捧起契约书,扫一眼对面正坐的亚孙。“第一,不能让别人看到她;第二,她生存的地方要经常更换还水;第三……绝不能让她饿着!”他顿一下。“如果你违反其中任何一条规定,那么,就算客人和她之间发生什么不幸,本店不负任何责任。”他递过那张薄薄的契约书。
  “最后,祝你幸福。”D轻笑一声,看着亚孙隐入黑暗的旋涡中。
  人们创造出传说,传说流传下来,经过上百年、上千年,莽莽时空里,或许也会变成现实呢。
  夜凉如水。
  游泳池内的水已被换成海水,滋润人鱼的沧海桑田。静谧夜色覆盖这血色迷梦,水波荡漾,掀起阵阵涟漪。四周以及顶上皆是玻璃,隔绝了人世间的喧嚣。没有风,涟漪的涌现不是因为风,亚孙心冷也不是因为风。他又看到了!他又看到了啊!亚法含泪带恨的双眸,直直向他逼视。他就这样眼睁睁地瞪着她从几十米高的油轮纵身跳去,而他什么也没做。那声悲哀的尖叫声又让亚孙从梦魇中惊醒。
  不!
  “亚法!亚法!”他把脸埋进手掌,悲伤的泪不断滑落。泪湿心灵海岸,洗涤耀眼岁月,淹没昔曰迷梦。“原谅我!原谅我……”
  收音机飘出的空灵歌音,忧伤如亚法的呢喃。听起来像是首哀悼曲,哀悼人鱼变成泡沫消逝人间。
  “不!她是亚法,亚法还活着!”亚孙痴痴地望向人鱼,渴盼得到一丝慰藉。人鱼惘然回顾。他端起盛满小鱼的盘子,走近池边。“来!来这里。”人鱼舔舔嫣红饥饿的唇,飞身游过,迅速叼走亚孙手中的鱼。
  “亚法!你真的忘了我吗?”他伸出手,悲伤溢于言表。人鱼含住食物,一仰头,极优美地反窜入水底,穿过水墙浮出水平线。赤裸的她有着绝对妖媚的吸引力,人,为之心神迷醉……
  亚法……
  亚法珍蓝,蓝星公司旗下艺人,一直倍受瞩目,然而不幸于结婚当晚溺水身亡。对此,社会各界臆测纷纷:有说是意外坠海,有说是自杀身亡,更有说是……遭人谋杀。真相是什么还无人知晓,警方义不容辞地接受了此调查任务。
  “什么?亚孙昨晚出去了?”这个大呼小叫的人叫雷恩,虽不至于尖嘴猴腮,但也差不多了。真人不露相(露相非真人),雷恩的办事能力是无庸置疑的。“他是去了哪里?”
  “中华街。”茱翻翻资料,将要找的递给对面的部长。
  “中华街?!”听罢,只觉脑袋嗡嗡作响,雷恩嘴角抽动着,不愿相信这是事实!“又是去那间恐怖的宠物店……”噢,他就知道是这样!雷恩歪着脑袋,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。事实上,之前因为办案的关系,雷恩已经和D打过几次交道了。他卖的宠物,不是咬死人就是吓死人——至少他遇到的全是这样。无奈,雷恩虽然十二万分不情愿跟阴阳怪气的D伯爵碰面(他说的),但办案使然,他总是不得不到阴森恐怖的宠物店调查……
  “雷恩,雷恩!”茱唤醒陷入回忆的雷恩同志,职业性一笑:“怎么样?去看看吧。”
  “吓?!”他跌倒在地。
  “怎么?你想偷懒吗?”威严的部长开口了。
  “怎么可能?”
  “雷恩,”茱叫住他,俏皮地眨眨眼(可惜一点都不可爱)。“宠物店的那个伯爵,好像最喜欢甜点了……”
  ……
  古老的铜铸招牌泛出妖魅的光。嵌着铜环扣的厚重红漆大门“吱”一声打开,幽黑长梯深处,是千奇百怪珍品的栖息之所。
  ……
  白天的宠物店明亮许多,灯笼仍挂在那里,仍散发着虚弱的光。下午茶时间,雷恩的到来为宠物店生色不少。
  “欢迎光临。”D一抬眼,见是雷恩,立刻卸下职业性笑脸,换上一副亲切的表情:“原来是你!怎么了?有什么事么?”
  雷恩刚想发作,突然醒起茱的叮嘱。他几乎忘了,这家伙是吃软不吃硬的!他咳嗽一声,心不甘情不愿地递上礼品盒。“请收下吧。”
  D澄着礼品盒,尖叫一声,唇角扯开大大的弧度。“啊~~~不二店的水果蛋糕!我喜欢!”他接过蛋糕,极轻柔地抚摸几下,浪叫几声。顿时,那个优雅神秘的伯爵形象被破坏殆尽。(^_^呵呵!其实很可爱很可爱的。)
  “咳!”雷恩故作正经地咳嗽一声,伺机切入正题。“听说亚孙蓝昨晚来过了,你又卖了什么可怕的动物给他?”上一次的案件,仍让他余悸犹存。D说是卖了只兔子,其实是种吃了水果蔬菜外的食物就会变异的怪物。变异,就是同种生物在DNA上的突然产生绝对差异。客人因为给兔子吃了饼干,导致它在几十秒内繁殖出成千上万只食人兔。……原本吃进去的饼干所含的化学原料成分迅速沉淀,对兔子来说是致命的毒物,就这样除了母胎外,其余的都死亡殆尽。
  “讨厌!本店卖的都是爱与梦想的宠物,怎么会像你所说的那样呢?”他含进一小块蛋糕,变回那个优雅至极的D伯爵。人类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面具,当想保护自己的时候,就会藏在那后面。
  “那你卖了什么给他?”
  “鱼。”D啜口茶,风轻云淡地答道。不同色的眸子深处,隐藏着太多东西,只是都不为人知罢了。
  “鱼?热带鱼?金鱼?”雷恩欺近身,以警探的姿势及眼神夹住D。
  “不!是人鱼!”他忍住笑意上下大量着雷恩。果然,他一个踉跄,跌坐在古椅上。“什么?人……人鱼?怎么可能?”他一把揪起D。“你这家伙,可别耍我!”
  “怎么会?”D睁着一对水汪汪的无辜丹凤眼,细声细语表示抗议。“你找亚孙蓝是不是有事?”可怜的人类!
  关键人物!雷恩放下D,神情立刻变得严肃。“嗯。我们怀疑他跟他妻子的死有关。”亚孙,也就是当红女歌手亚法珍蓝的丈夫。亚法坠海当晚。他也在场。
  “哦。”D应一声。“那个女歌星的丈夫。可是他对妻子的死是发自内心的悲伤,那种悲伤是装不出来的。”说罢,D唇边逸出极轻微的叹息——不轻易让人觉察得到的叹息,目光则落在宠物店的某一角落。阳光努力想透进来,终于找到一丝的落脚处。
  “呃……我身为警探的第六感不灵了?”雷恩摸摸下巴,寻思着。“……啊?如果,是为了掩护某人……”他灵光一闪,一个人在脑中出现。“……蕾滋!”对了,亚法珍蓝死的那个晚上蕾滋也有到场,而且,亚法坠海的当时就只有亚孙和蕾滋是目击者!没错!亚孙可能就是为了维护旧情人而杀了新娘……那么,他应该去找蕾滋!雷恩抓起外套,含糊道了声“再见”,飞一般奔出宠物店。
  D盯着他绝尘而去,这才摇摇头,而后轻笑一声。人类因为有七情六欲,所以他们才是千奇百怪的生物。真是痛苦!他弯弯嘴角,若无其事地继续他的下午茶时间。
  警局
  从几十层高的地方望出去,是三番市的夜景。霓虹灯闪烁,虚幻如同泡沫。只是,再怎么美的夜景,此刻坐在窗边的人也是无心观赏的。今天上午,他去找过蕾滋了。她说婚礼那晚过后,就没有跟亚孙见过面。唔………看她的样子,不像是撒谎。这样的话案子便棘手多了…………
  突然,一只手搭住雷恩的肩膀。
  “啊!!!”他猛一回头。那只手白皙异常,紫色指甲尖尖的,看起来好像是……鬼爪!雷恩瞪着铜铃大的眼睛,倏的跳起来。一回头,D正提着篮子笑盈盈地望着他。“你怎么进来地?”雷恩难堪地刮刮鼻子。
  D笑得好灿烂。“你们的部长是店里的常客,所以我就进来了。”他走出宠物店,却脱不去一身的诡魅气息,“你上次送了水果蛋糕,我是特意来道谢的。”D放下篮子。
  雷恩冷哼一声,不屑一顾地闭上眼睛。案子一曰没破,他一刻也没好心情。
  “不要这样嘛。”D斟上一杯茶,递了过去。“对了,上次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他总是很会拿捏人的情绪,一句漫不经心的问话就扭转了雷恩的态度。
  “呃…………”雷恩一皱眉。“那女人,一提起亚孙就哭得稀哩哗啦,结果一点进展也没有!”
  “呵。”D转身望出窗外。“人类中女人的眼泪,也有真与假的区别么?”玻璃上映出残缺的影像,闪动的是他迷离的眸光。
  (人类中女人中的眼泪,也有真与假的区别么?不知道。眼泪之所以能存在也许是因为夏娃吞了伊甸园的禁果,就像D伯爵说的七情六欲所带来的。女人哀泣了几千年,未由桎梏中解脱,男人能奢求她们的眼泪有多真实?)
  雷恩撑住下巴,悻悻地嘀咕:“莫名其妙……”
  D扬扬嘴角,提醒他:“茶凉了,快喝吧。”室内静静的,闷得发慌。他又回溯历史般开口了:“在童话中,人鱼流的泪滴会变成珍珠。为了所爱的人而流的泪滴,恐怕是最美丽的珍珠了,但是那样也应该要付出代价吧。”对,就像海的女儿,没有得到自己所爱的人,却变成泡沫消逝无踪。人鱼史的千古悲剧!D用食指点点玻璃。“对了,在亚细亚的传说中,活生生的人鱼肚子吃了滋补身子,很美味的。呃,就像……人肉一样……”
  “噗!!!”一口茶以洪水猛兽之势由雷恩同志口中喷出。“别……别开玩笑!”他摇晃着头,直后悔听见这恶心巴拉的事情。该死的D伯爵,尽说些无头绪的话,真是讨厌!
  D转过身好奇地看向雷恩,忙用优雅至极的纤纤玉指捂住嘴,但仍忍俊不禁地笑出声。“你还真是脆弱!”当然,是人就都有脆弱地一面。
  雷恩没有响应,他只觉得这话不应该是对他说的。他抓起一块糕点,就往嘴里塞。一阵强风吹开原本紧闭的窗子,扬起D黑亮的发丝,扑在他脸上。雷恩咀嚼这糕点,想要寻出一些蛛丝马迹,奈何脑底那股想要探本溯源的蠢蠢念头,却好像被强风吹到了脑后,一波淡过一波,终至渺然无痕。
  茱急促的脚步声打断雷恩的沉思。“雷恩!雷恩!亚法珍蓝的遗体找到了!”她奔过来,将手中照片摆在她呆楞的面前。“你看,这是拍下来的照片!”
  雷恩圆睁着眼,额上直冒冷汗。那具……那具尸体好像被什么野兽咬过一样,残缺不全,而且左边的缺口比较大,整只手至左胸都被咬掉。血淋淋的婚纱触目惊心,他只觉胃里一阵翻滚……
  “根据血型、DNA化验的结果,确定是亚法珍蓝没错!”
  “呕!!!”可怜的雷恩啊,他再也忍不住地吐出胃中的异物……
  D笑得乐不可支,毫不理会雷恩杀人似的目光。不知道那个把罪恶感与真实世界混淆的王子,会不会遵守那三条规定呢?面具后,他忧心忡忡地想。尤其是第三条,空腹会招来死神的…………
  “……当红歌手亚法珍蓝小姐的遗体已于昨曰寻回。发生那样的事情我们都很难过,所以待会儿的节目改为亚法珍蓝小姐的追悼会。现在播放的是他本年度单曲榜的冠军曲……”
  她蓦地卡掉车内收音机,脸上写满惊慌无措。暗夜里地天空不见一颗星子,黑暗已经封闭了通往心底的路。残灯的生命无止境延续在这条路上,她瞪着眼睛,树影、灯影和人影交织成魅影重重。那件事都已经过去了,为什么还要来找她?对不起!对不起,亚法,我不是故意的,请你原谅我……
  车子停在一座别墅前,蕾滋慌忙下车。门铃一直响,然而没有任何动静。她绕过花园,直直走到游泳室。那里果然有灯光。蕾滋的喜悦下一刻便消逝殆尽。
  “亚孙!亚孙!”她使劲地拍玻璃门,手与实物撞击的声响直刺激耳膜。蕾滋好像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到的,不禁一阵毛骨悚然。“亚孙!快开门!开门!”
  咯吱!
  从裂开的门缝里探出一颗头。
  “亚孙!今天警察来找过我了……”看到他的脸色,她的声音惊讶地打住。“……怎么了?!”
  他死灰色的脸庞漾不起一丝感情,蕾滋只看到他的嘴巴一开一和机械化的动。“能不能简洁说出你来的目的?亚法她还在里面等我……”
  “亚孙!”蕾滋气急地打断他。她恨这个男人,为什么在亚法死后才表现得这么痴心?“亚法已经死了!你别再执迷不悔了!”她知道!她完全知道这是个残酷的事实。她更知道,亚孙已经沦陷在亚法死去的阴影里了!
  “不!亚法没死!”他连连摇头,那张脸看起来竟有几分瘦骨嶙峋的狰狞。“你听,那是亚法的歌声……”他的灵魂似乎被悲伤抽干了,惘然到把收音机里的歌音误以为是亚法的。
  “亚孙,你别傻了,那是收音机!”
  “……那件事过后,我才明白,谁对我才是最重要的……”关于亚法的一切,几乎将他的喜怒哀乐都掘取得干干净净。
  蕾滋把目光移到里面,这时候亚孙已“砰”的一声关上玻璃门。可是,她看到了!她看到了!游泳池里那只牙齿尖得离谱得大鱼一跃而起……亚孙是不是吃错药了?!夜色的昏沉黑暗,和举行葬礼的时候一样凄惨,她把心一横,遂将车驶向警局。
  月满的夜总有事发生。十几米高的油轮,看起来只是奢侈,并没有太大的特色。那时侯,就有两个人站在近海的栏杆旁。
  “…………你放心,亚法只是一时的好胜。”说话的人是亚孙。
  “嗯,我知道。所有人中,就只有你对她不理不睬,所以才会对你……”蕾滋与亚孙本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,她同时也是亚法的近身保姆。而亚孙则为亚法的经纪人。这错综复杂的三角关系,源于高傲美丽的亚法爱上了亚孙,而硬是插入了他与蕾滋之间。三人之间的巧妙联系,造就了今晚的婚礼。
  “蕾滋……”亚孙揽住她。“我只爱你!永远只爱你一个!”
  砰!
  舱门就在那一刻打开了——沉重得吓人。站在那里的人是亚法。自尊心无比强硬的她听见了那席话后,还能若无其事么?亚法恨恨地瞪着两人,那个眼神里的羞愤和怨恨让亚孙一震。那一瞬间,她的武装垮下,剩下的是满腹委屈。她流下的泪充满尖锐的刺痛。谁也没料到她下一刻要做什么……
  “亚法!不要!”喊出这句话已经太迟了!
  “啊——”
  血红的玫瑰花瓣飞扬,无言诉说这它的花语,为圆月也染上血色。白色婚纱裹着亚法的躯体,就这样慢慢的沉入海底。
  亚法珍蓝,死于婚礼当晚。
  “原来是自杀的,我的第六感也算答对了一半。”雷恩轻凝眉头,为这样的结局惋惜。
  “可是、可是……”蕾滋把脸埋进手掌,痛苦起来。“亚法变成亡灵,来找亚孙算帐了!”
  “是不是亡灵,那要找心理医生。”
  “对了!”蕾滋惊恐地立起身子。“亚孙在游泳池养了一条大鱼,好像鲨鱼一样!他把那条鱼当成是亚法了,你们快去救救他……”
  “鲨鱼?!”
  时间从指梢慢慢流逝。暮色围绕他的周围,充斥着氤氲的雾气。暮霭,寂寥,奔腾放逐的骚乱,起伏不定的伤感。他的脚下只有一片虚空,他的心已麻木,他的躯壳空了。亚孙仍用他哀伤的眼神灼热地注视着人鱼。他的眼、他的眉、他的鼻……甚至全身的感官,都在注视着她。那些记忆中无法忘怀的往事,在这一刻的目光中,似乎都已升华散净,凝成了极纯粹、极细致的气体了。
  空灵的歌音恍若天籁般流动,滑过麻木的心,滑过僵硬的躯体,滑过禁锢的灵魂。亚孙迷醉在人鱼跃动的身姿中。他想,时间就这么停住吧,反正亚法已是他生命的全部,就算要付出一切,他也无怨无悔。只要能和亚法在一起,永远在一起……凝望眼前人鱼栖身的一池春水,仿佛是一个无底的沼泽,心底却有种被它吸引、欲深陷其中的感觉。亚孙的唇畔泛起一抹哀伤的笑意。“亚法,你等我,我这就来陪你……”话音刚落,他人已淌入水中,向她慢慢靠近。人鱼心有灵犀般甩一甩尾,飞游过来。
  “亚法……”亚孙呢喃着抱住人鱼。那湿湿的金发,闻起来有种腥味。可是,亚孙不敢看人鱼的瞳眸,他害怕看见亚法恨之入骨的碧幽瞳眸。人鱼抱紧他的力度让亚孙欣喜若狂。“亚法,你原谅我了吗?”
  咻!
  一滴殷红发亮的血珠悄然滑落。人鱼伸出饥渴的舌头,舔上亚孙被鱼鳍划破的耳垂。他置若罔闻地闭上双眼,吻向她的唇。
  人鱼舔着嗜血的双唇,露出狰狞的笑容。她把手移向亚孙的头,轻轻按住。忽然间,两具躯体就沉入了水底。人鱼吻着他的颈,张开嘴巴,用她尖利的牙齿一咬……
  没有死亡时的惨叫,也没有离开这个世界时的留恋,只有血液安详、宁静地涌上来。
  约莫三十分钟,注定要来的人终于降临。
  游泳室的门被强制撞开,里面伸手不见五指。
  “……天!这是什么味道?!”雷恩捂住鼻子,难以忍受扑鼻而来的腥味。“快开灯!”
  混浊的池水中浮着半具已遭啃咬的残骸,周遭血红一片,触目惊心。
  “啊——”
  一声惨叫,蕾滋捂住双眼。这时候,一只成人般大小的鱼一跃而起,口中叼这一只男人的手……
  事情告一段落。
  那只鱼经解剖,发现了亚法珍蓝的左半身残骸,以及婚礼当晚亚孙所送的戒指,同时还有亚孙被吃掉的部分残骸。他们永远在一起了……
  人鱼室一种贪心的生物,爱一个人不仅要得到对方的爱,还要占有他。或许亚孙被吃掉也正是他自己的愿望,但是,那种味道是吃了一次就不会忘掉的——爱的人的味道。

——The end——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