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FOREVER

尽管命运从未停止变幻,我依旧等待属于我的遇见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你不只是属于你自己的,世上没有一个人是只属于自己的,每个人都与他人相连,与他人分享某些事物。 这就是为何人类无法自由, 为何人类会拥有喜悦也拥有悲伤,以及爱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十世幻》   

2008-05-14 12:48:28|  分类: 经典传诵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前世。  

它是佛前池中的一朵莲花而它则是无手无足的一条赤尾蛇。  

不知道过了几世的岁月,莲花修成了灵仙,赤尾蛇也炼成了小妖。  

又不知道过了几世的岁月,灵仙遇见了蛇妖,便在那回眸转瞬的霎那,吸引了对方。  

谁也不明白,便是那样的瞬间如何爱如此透彻,是天灾人祸也好,是强权暴力也好,总也无法分开这违背了天理人常的仙妖。  

佛叹。  

招了他们,罚他们堕落循环。  

罚他们永生永世颠沛流离。  

十世苦,十世哭,十世悲,十世恼,十世分离,十世不合,十世卑下,十世堕落,十世不可见,十世不可闻,十世不可语……  

莲花仙垂眼沉默,转身,从那天池中投入凡间。  

只是赤尾蛇妖悲愤。  

“便是一世的聚首都不肯给么?”他且问那佛,佛不语。  

“便是见不得我们欢笑,见不得爱见不得情,你还算什么佛!算什么佛?!”他大喊,流了一滴眼泪,成妖成精的蛇所没有的东西。  

转身,也投入滚滚红尘。  

第一世。  

他是遥远国度的百姓而他是另一个国家的臣民。  

他千辛万苦,漂洋渡海,还未来得及见他一面,便见他合眼闭目,微微犹如莲花般笑着,长眠不醒。  

他在他的身边,以剑自刎。  

第二世。  

他救人性命的大夫,他是贩卖药材的商户。  

商户买了药材,卖给大夫。见他莲花般微笑的谢他,心里便已满足以为可以聚首。  

然而江河泛滥,霍乱肆意流窜。  

大夫救人,却也不幸病死。  

商户贩药归来,看到的是一座矮坟。  

他抱头痛哭,在他墓边哭了三天三夜,最终无力脱水而亡。  

第三世。  

他是弱国的国主,他是强国的将军。  

将军在攻占弱国的时候,于城下抬头,见到了城头的国主。便发誓要攻下弱国,让他永远在他的怀抱中,不再离开。  

花了十年时间,轰轰烈烈攻下那国。  

国主站在城头等他。  

于是,他走上前,抱着他入怀,便以为是天咒已破,相依相守可到天长地久。  

哪知道他轻轻吻他,从嘴里流出来的却是鲜血。他捂住嘴,抬头看那脸色苍白的国主,嘴角也是鲜血溅出。  

国主在自己的嘴里含了致命的剧毒。  

“国破,我亦无法活。”国主苦笑,说完死去。  

他去看那依然喧闹的战场,心中苦闷。  

大笑三声,也便死了。  

阴间奈何桥已过,他看见国主了莲花仙的真身等他。  

前尘旧事一一记起。  

“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?”他愤愤地问,“你若与我一起,便能破了佛的咒言,便能相依相守永远相伴。”  

莲花仙依然垂眼沉默。  

“你不说话?难道前世的句句话都是假的许诺?难道我与你有缘,我与你相爱,都是虚无缥缈?你可后悔了?!”他大声质问。  

莲花仙只是微微笑着,喝下那碗孟婆汤,轻轻叹息。  

第四世。  

他是青楼琼馆的哑巴小倌,他是富可敌国的商贾。  

他赎了他出来,留他在身侧服侍。  

于是,那小倌就成了他的娈童。  

他日日折磨那孩子,责骂踢打都是家常便饭,好像要把上一世的委屈怒火都发泄出来一样,却也从来不见小倌求饶。他若是打了他,又或者几房的太太夫人让别人欺负了他,那小倌只低垂着头,静静地跪着,乖巧的很,又因为不能说话,渐渐也让他称了心意。  

他便什么事情都告诉他。商业上的秘密,自己的烦忧,对别人的不满,统统倒在小倌的身上。高兴了,赏他些绸缎珠宝,不高兴了就打骂又或者送与别人玩赏。  

等他发现自己爱上了那个哑巴小倌,那孩子已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。他慌了,派了最好的大夫,收集了最好的药材,给他治病,却治不好。  

是绝症。  

“不要走。”大雪那天,他拉着孩子的手,可怜兮兮的哀求,“你若走了,我如何独活?”  

那孩子只是笑,笑着笑着无力了,眨了眨眼睛,也缓缓流了泪水,便犹如莲花上的露水般晶莹剔透。  

“不能……不走……”那孩子竟然开口说话。他吃了一惊。  

等他回神,随侍他身侧的小倌已经合了眼睛,去了。  

他想哭,却又哭不出来。  

整日郁郁寡欢,不到三个月,也随了小倌而去。  

这次过了奈何桥,只有他一个人的灵魂,不见了莲花仙的真身。  

恍恍惚惚接过孟婆汤,喝下肚去,才知道,莲花仙早就投胎转世了。  

跳进人伦。  

他闭眼,不知道为何如此疲惫。  

如此无法抗争一般的疲惫……  

第五世。  

战乱连绵。  

他多次寻找都无法找到他。  

死在乱箭之下。  

莲花仙又早他一步投胎。  

第六世。  

第七世……  

他便世世寻找,世世无法结合,世世悲惨。  

苦闷痴癫。  

累得身心疲惫。  

第八世。

第九世……  

已经无力寻找,一有知觉,就自行了断。  

方才觉得解脱。  

第十世。  

他是宝銮中的高僧,他是借住僧庙中的穷苦书生。  

高僧日日于佛堂上诵佛。  

书生日日在斋院中读书。  

偶尔听到高僧的朗诵声,有片刻失神。  

“大师可是想参悟坐化成仙?”他曾问过他。  

高僧双手合十,久久才回答:“否。”  

“大师可是想戒去人间悲苦。”  

高僧笑而回答:“非。”  

“那大师是想做什么?”  

高僧唱了一个佛号:“阿弥陀佛,做我想做之事,不求不求之物。”  

他以为他只是打个禅,心里嗤笑着,看着高僧念经。  

于是,高僧依然念他的经文。  

书生依然读他的诗书。  

待他赶考之前,那晚正是繁星闪耀。  

外面一片寂静。  

他出去,看到站在院子里的人影。  

“大师。”他拿了衣服,给他披上,“这么晚了还不睡?”  

“嗯,突然想到以前的事情,半夜就醒了。”高僧微微笑道,“施主你看这天气,早晨起来外面的池子里必定满池荷花开遍了。”  

“是啊,要是突然下了小雨,雨中的荷花才是美丽。”他点头。  

高僧突然柔声说:“那日早晨,刚好下了雨,有一条赤尾蛇躲到我的本身下避雨,我见它可怜,拉了身边的荷叶,给它遮上。”他一笑,“那蛇似乎也有灵性,在我身下蜷缩,道……”  

书生似乎想起了什么情不自禁的说:“我见你在雨中凄冷,无依无靠,躲到你身下,你却不顾自己湿冷,用尽荷叶给我遮雨,我只有紧紧包裹你的根基,让你稍微暖和。我记得我说:‘你帮我遮雨,我便帮你暖温好了。’”  

两人相视一笑,那事情清晰的历历在目,仿佛还在昨天。  

高僧抬。  

“我不敢求一世的幸福,也不求一世的幸福。便是永远颠沛流离也好过魂散灵灭。我已入魔道,也就不求成仙得道,也不求戒去悲苦。便是这一触的温柔,也就是我心中所想,千年所求。你可明白?”他抬起手,在书生的手掌中轻轻一点,慢慢的覆盖了上去,紧紧握住书生的手掌。  

书生愣了一下,抬头去看那高僧。  

高僧正在微笑,宛如莲花般玲珑。  

不求佛。  

也不求神。  

便求那千年之中,转瞬即逝,轻微一触。  

比起那瞬间的情感交错。  

十世如何?  

万世又如何?  

书生也紧紧握住高僧的手掌。  

“我明白了。”  

十世颠不破,便用百世参透,百世参不透,便用千世万世悟透。  

一切时间,都是幻世。  

唯爱为真。  

书生进京赶考,夺魁。  

再回庙宇时,宝寺已经在一场大火中毁灭,高僧为救众人,死。  

书生听后,不悲反笑。在众人惊异之际,转身投入寺边江水中。  

那一瞬间,似乎听到高僧唱念经文的声音。  

他说:“阿弥陀佛。”  

阿弥陀佛。  

高官厚禄,金银珠宝,不如粪土。  

岁月流逝,物是人非,不过云烟。  

一物。  

天地长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