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FOREVER

尽管命运从未停止变幻,我依旧等待属于我的遇见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你不只是属于你自己的,世上没有一个人是只属于自己的,每个人都与他人相连,与他人分享某些事物。 这就是为何人类无法自由, 为何人类会拥有喜悦也拥有悲伤,以及爱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东邪西毒》台词  

2008-03-11 20:49:59|  分类: 经典传诵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金色的波涛,飘逸不羁的长发,两支寒光四射的宝剑,打的山崩地裂)

旗不动,风也不吹,是人的心自己在动

(一间很大的茅房里,一人边打边笑,杀的满屋人片甲不留)

很多年之后,我有个绰号叫做西毒。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,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做嫉妒。我不会介意其他人怎么看我,我只不过不想别人比我更开心。

(一人拦在一队马贼前,拔剑出鞘,飞砂走石,人仰马翻)

我还以为这世上有一种人是不会有嫉妒心的,因为他太骄傲。

在我出道的时候,我认识了一个人。因为他喜欢在东边出没,所以很多年之后,他有个绰号叫东邪。今年五黄临太岁,到处都是旱灾。有旱灾的地方一定有麻烦,有麻烦<那我就有生意。我叫欧阳峰,我的职业就是帮助别人解除烦恼。

(对某人讲话)
欧阳峰:看来你的年际也有四十出头了,这四十多年,总有些事情你是不愿意再提,或有些人你不想再见
。有个人曾经对不起你,也许你想过,把他们杀了,但是你不肯,又或者你觉得不值得。其实杀一个人,很简单。我又一个朋友,他的武功非常好,不过最近生活有点困难,只有你随便给他一点银两的话,他一定可以帮你杀了那个人。你尽管考虑一下,其实杀一个人不是很容易的,不过为了生活,很多人都会冒这个险。

离开了白头山之后,我去了沙漠,开始了另一种生活。


(在荒山上一个孤寂的房子,一人边擦酒碗,边看一人骑马而来)

初六日,惊蛰。每年这个时候,都会有一个人来找我喝酒,他的名字叫黄药师。这个人很奇怪,每次都从东边来,这个习惯已经维持了很多年。今年,他带给我一封手信。

黄药师:不久前,我遇上一个人,送给我一坛酒,她说叫“醉生梦死”。喝了之后,可以叫你忘掉以前做过的任何事情。我很奇怪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酒。她说,人最大的烦恼,就是记性太好,如果什么都可以忘了,以后的每一天,都会是新的开始。那你说多开心。这坛酒本打算送给你,看起来,我们一人分一碗。

对于太古怪的东西,我向来很难接受,所以这坛“醉生梦死”,我一直没有喝。可能这酒真的有效,从那天晚上开始,黄药师忘记了很多事。

欧阳峰: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?

黄药师:我想不起来了。

欧阳峰:那你还记得怎么来这里的?

黄药师:我也不记得了。

欧阳峰:你为什么老看着鸟笼

黄药师:因为很眼熟。

那天晚上,他喝的大醉,第二天大清早就走了。我不知道,他为什么要拿那坛“醉生梦死”,但是我看得出,他有心事。每次见了我之后,他都去见一个女人。

 一个月之后,黄药师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,那时他好朋友的故乡。在他朋友成亲的那年,黄药师曾经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。有一天,他朋友离开了家,这次之后,黄药师就再也没有来过。


(一个女人在河里,白皙的皮肤被光怪陆离的反光照得很痛苦。她理了理头发,看了一眼身后骑在马上的黄药师,拉着马走了。在幽灵般的笛声里,她在马背上动情地抚摸着马髻,赤脚沾着河水,伏在马上哭了

黄药师:我能不能请你喝酒

武士:我今天只想喝水。

黄药师:我以前好像见过你。

武士::何止见过,你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,但现在已经不是了。你来这里干什么?

黄药师:前不久,我遇到一个人,她送给我一坛酒,她说叫“醉生梦死”,喝过之后,不管以前做过什么,都忘了。我很奇怪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酒。

武士:你看得出喝酒跟喝水的区别吗?酒越喝越暖,水会越喝越寒。

黄药师:我们还会再见吗?

武士:不会。

我曾经发过誓,如果再让我碰到这个人,我会杀了他。但是我没有这么做,因为我见到他的时候,眼睛已经看不见东西了。


(酒馆里,店小二冲一人大喊)

店小二:你是男的还是女的!

(那人把桌子掀了,斜眼盯人)

那人:堂堂大燕国的公主,慕容家的小姐,你竟敢冒犯我。信不信我杀了你?

(黄药师按下他拔剑的手)

黄药师:你喝醉了。

那人:呵——(一剑砍出,留下一个雕塑般出鞘一击的动作。黄药师捂住伤口,一看手,全是血,大笑)

一个人的记性不好,就别去太多是非之地,因为你可能忘记你的仇敌,那天,黄药师差点死在一个人的手上。

(那人也大笑,走了)

 

(大漠)

每年都有几个月,人们好像都不愿去死。一年前,立春后,我一直没有买卖。整个月,只有一个人来找我

(两人立在山顶)

那人:我想要你帮我杀一个人。他的名字叫黄药师。

欧阳峰:他是当今数一数二的剑客,我看想杀他并不容易。

那人:只要可以杀了他,我不惜任何代价。不过我有个条件,他一定要死在我手上,而且是最痛苦的死法

欧阳峰:你为什么这么恨他?

那人:因为一个女人,他抛弃了我妹妹。

(他在喝酒)

他的名字叫慕容燕,自称慕容公子的后人。他和黄药师在姑苏城外的桃花林一见如故。那天黄历上写着,初四、立春,东风解冻,就是说是一个新的开始。有一天晚上,黄药师跟他开了一个玩笑。

(黄药师喝了一口酒,满眼醉意,伸手摸那人脸)

黄药师:如果你有个妹妹,我一定娶她为妻。

慕容燕:好,那我们就一言为定。可千万别后悔,如果你后悔,我一定会杀了你。

之后。他俩定了个日子,越好在一个地方见面,结果黄药师没有赴约。

(一个女子焦急的走来走去,她伏在一棵树上,痛声嘶喊)


(草屋里)

慕容嫣:我哥哥是不是来找过你?

欧阳峰:你哥哥是谁?

慕容嫣:他的名字叫慕容燕。

欧阳峰:他好像来过。

慕容嫣:他是不是要你替他杀一个人?

欧阳峰:我忘了。

慕容嫣:如果你真敢杀了他,我一定会要你死!

欧阳峰:你哥哥出手阔绰,不答应他,岂不损失太大?这年头喜欢出大钱杀人的,不多了。

慕容嫣:只要你不答应他,我可以付双倍来补偿你的损失。不过......我有一个条件,我要你帮我杀一个人,他就是我哥哥慕容燕。

欧阳峰:你们兄妹俩的感情真怪,你这么恨你哥哥?

慕容嫣:对,因为他不要我跟黄药师在一起,他觉得我是属于他的,所以他一定要死!哈哈哈哈哈——(走了)


(他又斜眼盯人)

慕容燕:我妹妹是不是来找过你?

欧阳峰:不错。

慕容燕:不要对她有非份之想,否则我连你也杀了。

欧阳峰:你挺关心你妹妹的。

慕容燕:她是我唯一的亲人,我只不过想保护她。她来找你做什么?

欧阳峰:她来叫我杀一个人,名叫慕容燕。

慕容燕:一定是黄药师叫她这么做的。

欧阳峰:没有黄药师,她也会这么做。她要离开你。

慕容燕:我不会让她离开我的,除非我死。


(草屋里,一人摸着草篮,斑斓的光线撕碎了她的脸)

慕容嫣:你今天见过我哥哥?

欧阳峰:他告诉你了?

慕容嫣:为什么还不动手?

欧阳峰:我怕收不到钱。杀你哥哥并不难,因为他有弱点,你知道什么吗?就是你。我告诉他,要杀他的人是你,就是想看他的反应。既然他反对你跟黄药师,可能是他喜欢你。如果是的话,喜欢你到什么程度

慕容嫣:他要我一生一世都跟他在一起。

欧阳峰:那他真的喜欢你。

慕容嫣:可惜我不喜欢他,我喜欢的人是黄药师。

欧阳峰:他岂不是很伤心。

慕容嫣:就让他伤心去吧,既然我不能被他喜欢,为什么不能找一个人来陪我呢?就是要他尝尝的不到一个人的滋味。

欧阳峰:你很残忍,你不怕他死?

慕容嫣:就是要他死!哈哈哈——嗯,为什么你会跟我说这些?

欧阳峰:你哥哥问我的问题,我想了很久,终于想到了。要一个人死,最痛苦的方法,就是像杀了他最喜欢的人,但是我不能这么做。如果我杀了你,我找谁要钱呢?

 
(一人伏在墙上)

慕容嫣:有人要追杀我。

欧阳峰:无缘无故怎么会有人要杀你?

慕容嫣:因为,他们说我是黄药师最爱的女人。别让他们杀我。

那天晚上那个女人一直不肯走。我看她那么惊慌,就给她喝了点酒,后来她睡着了。

 
(草屋里)

慕容燕:你把我妹妹藏到哪里去了?

欧阳峰:为什么这么肯定我收留了她?

慕容燕:我知道她曾经来找过你,之后就没有人再见过她。

欧阳峰:有天晚上她来找我,她说她被追杀,求我收留她,后来她走了。她不是回家了吗?

慕容燕:我妹妹跟人无怨无仇,无缘无故怎么会有人追杀她?

欧阳峰:好像说......,因为她是黄药师最爱的女人。

慕容燕:笑话,他要是喜欢她的话,为什么要离开她呢?

(他看着草篮)

欧阳峰:有些人离开了之后才发现,离开的人是自己的最爱,也许黄药师就是这种人。

(那人推开草篮)

慕容燕:他不是!

欧阳峰:为什么这么肯定?

慕容燕:因为他已经喜欢上另外一个女人。

一个人受到挫折,或多或少会找接口掩饰自己。其实慕容嫣,慕容燕,只不过是同一个人的两种身份。在这两种身份的后面,躲藏着一个受伤的人。
 

(那人看着一个酒碗)

欧阳峰:你喝醉了,慕容兄。

慕容燕:慕容兄?!(那人把酒碗扔了)你认错人了,我不是什么慕容兄,我乃是堂堂大燕国的公主,慕容家的小姐。我的名字叫慕容嫣。你究竟是什么人?

欧阳峰:你不认识我了吗?

(深情地伏在墙上)

慕容燕:你曾经说过要娶我为妻,我又会怎么不认得呢?

欧阳峰:我又说过这样的话吗?

慕容燕:当日你做客姑苏,我和你在桃花树下饮酒。你借醉摸着我的脸,说,如果我有个妹妹,你一定娶她为妻。你明知道我是女儿之身,为什么要这样做?

欧阳峰:酒醉之后说的话,你怎么可以认真呢?

慕容燕:因为你的一句话,我一直等到现在。我曾经要你带我走,但是你没有这样做。你说,你不能同时喜欢两个人,你喜欢的那个女人是慕容嫣,那你为什么又喜欢另外一个女人?你知不知道我曾经着过那个女人,因为有人说过你最喜欢的人是她。我本来想杀了她,后来我没有这样做,因为我不想证明她就是。我曾经问过自己,你最喜欢的女人是不是我,现在我已经不想知道了。(她回头)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问起,你一定要骗我。就算你的心有多么不愿意,也不要告诉我,你最喜欢的人不是我。(她抓着长巾哭了

 那一夜过的特别长,因为我好像同时在跟两个人说话。后来,我再也分不清她到底是慕容嫣还是慕容燕?

 
欧阳峰:慕容燕?慕容燕?

(她靠着墙,神情冷漠)

慕容燕:告诉我,你最喜欢的女人是谁?

欧阳峰:就是你。(他走了)

以前也有人这样问我,但是我没有回答,换了是黄药师的身份,我觉得这几个字不是很难说出口。

(她很深情地躺在他身边,他装着不知)

哪天晚上睡觉的时候,我又感觉到有人摸我。

我知道她想摸的人不是我,她只不过当我是另外一个人,我又何尝不是呢。她的手很暖,就跟我大嫂的手一样。


(一人飞抵湖面,拔剑出鞘,剑至浪惊,飞起千雪。信手回转,水壁环起。收剑回鞘,痛声嘶喊)

那天起,没有人见过慕容燕或者慕容嫣。数年后,江湖上出现一个奇怪的剑客,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,只知道她喜欢和自己的倒影练剑。她有一个很特别的名字叫“独孤求败”。
 

(一个女人等在屋外)

欧阳峰:你找我?

女人:我想找个人替我弟弟报仇。

欧阳峰:他出了什么事?

女人:几天前有一群刀客经过我家路门口,我弟弟他年少无知,得罪了其中的一个,他们就把他杀了。

欧阳峰:官府不管吗?

女人:因为他们是太尉府的刀客,官府也不敢追究。

欧阳峰:嗯......你出得起多少钱?

女人:我家里很穷,根本就没有什么钱?只有一篮鸡蛋和一只驴。那只驴是我娘生前留给我的嫁妆。

(他摇摇头,走进她)

欧阳峰:如果你有心替你弟弟报仇,你要筹一笔钱。没有人会为一只驴去得罪太尉府的刀客。报仇是要付出代价的。要是你长得难看,我劝你死了这条心。别以为我对你有什么企图,我只想告诉你,如果要卖......,你会比驴更值钱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

女人:我不会这么做的,要是你嫌钱少,我会一直等下去,我想一定会有人帮我。

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要为弟弟报仇,还是没事干。每个人都会坚持自己的信念,在别人看,是浪费时间,她却觉得很重要。从这里看下去,她好像一个人。往后的几个晚上,我做的是同一个梦。我梦见我家乡的桃花开了。我突然想起来,原来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会白驼山了。


(一人在屋外看着太阳)

欧阳峰:你的眼睛有问题吗?

武士:从小我的眼睛就不好,大夫说我三十岁就会失明。

欧阳峰:你今年贵庚?

武士:刚好三十岁。

欧阳峰:那还来干什么?

武士:每年的春天家乡的桃花都开的很灿烂。我想在我失明之前再去看一次,可惜盘缠已经用完了。听说你专替别人解决麻烦,可以帮我吗?几个月之前,我有一个朋友在这里杀了一批马贼。听说那批马贼的兄弟最近会来报仇。可惜我的朋友已经走了,附近的人担心会殃及池鱼,愿意出一笔钱,找一名高手去杀了他们。

武士:听说这一代有个人的刀法很快,不知道他在不在?

欧阳峰:你找他干什么?

武士:想看看是他的刀快还是我的剑快。
 

(他扶剑低头)

武士:我不应该来这。

刀客:现在后悔太晚了。

武士:留只手行吗?

刀客:不行。要留......留下你的命。

(他看了一眼太阳,飞起出鞘,刀剑交击)

武士:你误会了,我说我不该来是因为你不是我的对手,我说我只留只手,你却要把命送给我。

(一人倒下)

 
(他经过那女人)

那女人:你可不可以帮我?


他虽然是个落魄的剑客,但是生活很有规律。他每天都会到这里,喝一碗酒,吃两碗饭。等太阳下山了,他就会走。

 
欧阳峰:你为什么老看着那个女人?

武士:因为她让我想起另外一个女人。

欧阳峰:你老婆?既然这样想她,有何必四处漂泊?

武士:她爱上了我最好的朋友。马贼什么时候到?

欧阳峰:大概一两天。

武士:希望他们快点到。如果太迟回去,桃花都谢了。


(他坐到天黑)

花什么时候开,是有季节的;马贼什么时候到,就没有人知道。。他每天在城外等候,我发现他越等越晚。虽然他每天晚上点一盏油灯,但是我知道,他晚上是看不见东西的。


女人:你是不是不喜欢我?也很想回家乡去吗?

武士:是。(他用汗巾擦了嘴)

女人:你成亲了?

武士:为什么这么问?

女人:我猜你一定很喜欢我老婆。

武士:可以这么说。

女人:既然是这样,为什么不留在她身边?

(他在桌上摆了一个酒碗)

武士:可以再请我喝碗酒吗?

欧阳峰:你今晚这么有雅兴?

(他用袖子擦嘴)

武士:我怕明天没机会再喝了。我想他们破晓时分才会到。

欧阳峰:我帮你准备好的灯笼。

武士:有没有灯笼并不重要。

欧阳峰:你已经看不见东西了?

武士:太阳猛烈的时候还能看见,希望明天的天气会好一点。如果日落还见我不回来,麻烦你替我找一个人,他叫做黄药师。告诉他我家乡还有有一个人在等他。

 
(走到女人前,强吻她。她拼命挣扎,篮子里的鸡蛋撒了一地)

武士: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做,但我不能控制自己。我走的时候,那个女人的眼泪在我脸上慢慢的干

(女人蹲在地上,一边哭,一边拣鸡蛋)

欧阳峰:不知道那个女人会不会为我流泪?

(那女人把汗巾叠好。)


(打着打着,他被几百名刀客和马贼包围了。一人快马冲来,出刀极快)

我曾经听人说过,如果刀快的话,血从伤口喷出来的时候,像风声一样很好听。想不到第一次听到的,是自己流的血。


(黄药师独斟自饮)

那天晚上之后,我的那位朋友再也没有来过。我是因为他而来,但是他到死也没有原谅我。


(一人河中袭击一队马贼,刀光如电。当刺到一个女人,刀停)

这个人的名字叫洪七,他的刀很快,但是他不喜欢穿鞋。我知道他可以帮我赚很多钱,但是我一直都不喜欢这个人。因为我命书里有一句话,“尤忌七数,是以命终”。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他刚从乡下出来。

(洪七坐在墙角拿着碗,狼吞虎咽)

欧阳峰:知道我为什么请你吃饭吗?

洪七:不知道。

欧阳峰:因为我知道你肚子饿。其实我留意你很久了,我看见你蹲在那堵破墙下,动也没动,看你也不像是病了。你这种年轻人我见得多了,懂一点武功就可以横行天下,其实走江湖是一件很痛苦的事,会武功就有很多事情不能做。你不想种地,又不屑去打劫,更不想抛头露面在大街上卖艺,那你怎么生活?武功高强也得吃饭。有一种职业很适合你,既可以帮你赚点银两,又可以行侠仗义,你有兴趣吗?你呀,考虑一下吧,要快一点。你知道的,肚子很快又饿的。

洪七来了没多久,上次那帮马贼又回来了。在我带他去见村民之前,我替他买了一双鞋,因为穿鞋和没穿鞋的刀客,价钱是相差很远。
 

(一人举着伞站在一群山民前)

欧阳峰:你们觉得十两银子这个价钱很贵吗?那你们可以找几个便宜点的,唉,那边有几个,不穿鞋的,你给他们几两银子他们就很开心了。那些连鞋都没有的刀客,你们对他有信心吗?万一失手了,那些马贼会晓得是你们指示的,你们想那些马贼会这么对你们?我不敢说我的这个朋友的武功比他们都好,当时我现在跟你们说的,是你们一家大小二十几口人命的安全。至少在这方面,你们应该相信一个穿鞋的人吧。


(大漠)

为了不想重蹈覆辙,我带了洪七去了一个地方。

(一人把鞋扔了,两人蹲在尸体旁)

洪七:你带我看死尸干什么?

欧阳峰:因为死尸会说话。前两天,他在这里伏击马贼,一位可以消灭他们,谁知道死的是他自己。取他性命的是这一刀,很明显的和其他的伤痕不同,是从右至左。他全身只有一个刀伤,也就是说,其中有一个人只出了一刀,就了解了他的性命。所以你对付这帮马贼,要注意一个人,一个用左手拿刀的人。

洪七:如果我死了你不用带人来看我,我不想一条会说话的死尸。
 

十五日,晴,有风。地官降下,定人间善恶,有血光,忌远行,宜诵经解灾。

(烈日,一人坐在骆驼旁,鞋扔到一边。突然风沙骤起,一马队行路受阻。一人乘机杀入,无人可挡。一人左手带响铃手镯,扶刀逼近。那人早已看透,两刀相遇,血光四射,镯飞铃响,马队大乱。不久,贼亡马散,沙起尸没。远处,一人携剑离开。)

通常拿了钱,看也不看就收起来的人,他们的钱很快就会花光,(洪七队蹲在墙角,反复数钱,包好)但是洪七他数得很仔细。我知道这种人,不会留在我身边很久。

 
初十,立秋,晴。凉风至,宜远行,会友,忌新船下水。

(一人掀开门帘)

欧阳峰:洪七?他走了。我想他不会回来了,你到别的地方找他。你明白我说什么?

别以为骗一个女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,越是单纯的人就越直接,她知道他丈夫根本没有离开,因为洪七是不会扔下他的骆驼不管的。

(一个乡下女人靠着墙,看着骆驼)

(洪七和一乡下女人吵架,全是乡音)

洪七:我叫你在向下等我,老跟着我干啥?回去,回去!(赶她走)

乡下女人:我不回去。

洪七:你回去,回去!(推开她)回去!走!(她慢慢走了)
 

(看着一个女人站在墙前)

欧阳峰:那个女人等在外面好几天了。

洪七:赶她也不走,有什么办法,难道要我带着老婆闯荡江湖吗?

欧阳峰:谁说不行呀?事在人为。我曾经像你一样,一心打天下,以为可以抛下自己的女人。谁知道等我回到家才发现......她做了我的嫂子。

 
(那女人提着篮子站在前面)

欧阳峰:你每天都来找我都没有用,没钱我也帮不了你。你回去,想别的办法。

那女人:我求求你。

欧阳峰:我求你也没用,我只不过是个中间人,要求的人是你自己。

(一人举着伞看她走远,房里也有人在看)

 
十五,有雨,土黄用时,曲星,宜沐浴,忌出行,冲龙,煞北。

(大雨中,一人冲入一茅棚,逢人就杀。一人刀法娴熟,刀道有力,砍下一截手指。两人大战几十回合,剑光血影,最后血喷人倒)

如果我是那群太尉府得刀客,我一定死不瞑目,原来这么多条命加起来,只不过值一个鸡蛋。


(洪七躺在床上)

欧阳峰:为了一个鸡蛋而失去一个手指,值得吗?

洪七:不值得。但是我觉得痛快,这才是我自己。本来我应该没事的,当时我的刀没有以前快。我以前快是因为我直接,认为是对的,我就去做,从来不去想有什么代价。我以为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变,直到那个女孩来求我,我才发觉我完全变了,我竟然没有答应她,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不会答应她。那天,我很失望,我觉得我已经跟你混在一起,变成了一个人,没有了自己。我不想跟你一样,因为我知道欧阳峰,绝对不会为了一个鸡蛋去冒险,这是我跟你的分别。

 
(屋里,他在喝水)

那女人:你能不能救救洪七?

欧阳峰:听说他病得很厉害。

那女人:你能不能请个大夫给他看看。

欧阳峰:请大夫?要钱的。可惜我家里没鸡蛋,如果有,我可以给你几个。你知道你最擅长用鸡蛋请人做事。(他把水瓢扔到桶里)我不会去救人,因为他不听我的话。他弄成这个样子,都是因为你,不如你去救他。我知道你不到山穷水尽是不会来救我的。我在这里等你来求我。你曾经说过,你不肯为别人牺牲自己,我看你这次会不会说得出嘴。

 
(那女人握着洪七的手)

洪七:你在想什么?

那女人:没什么。

洪七:不要为我做任何事。如果我这次真的死了,我也会死的很开心。我帮你,是为了那个鸡蛋。鸡蛋我已经吃了,你没欠我什么,别干傻事。记住,还有人在等你。

(洪七躺在吊床上,悠闲地让老婆喂饭,他老婆边喂边哼歌)

后来......我再也没有见过这个女人

 
(洪七用包好的手砍柴,不爽,换左手再砍,刀断了)

洪七:以后我再也不用刀讨饭了。

欧阳峰:不一定要用刀,赤手空拳也能杀人,你只不过是少了根手指,这没什么,好歹还有份差使。怎么,想回家乡吗?要是为了这个洪七:就想会家乡,为什么当初你要出来?

洪七:这个沙漠的后面是什么地方?

欧阳峰:是另外一个沙漠。

每个人都要经过这个阶段,看见一座山,就想知道山的后面是什么。我会告诉他,你会发现山的后面其实没什么。回头看,会觉得这边更好,但是他不会相信。以他的性格,自己不试试,是不会甘心的。

 
欧阳峰:你打算去哪儿?

洪七:去一个我没去过的地方,希望闯出个名堂。如果以后在江湖上听说一个九指英雄,那一定是我 。

欧阳峰:她呢?

洪七:她跟我一起去,像你说得,事在人为,谁说不准带着老婆闯荡江湖,对不对?(解开骆驼的缰绳)走,走。

我终于明白那个女人为什么会喜欢洪七,可能是因为他够简单。看着他们走的时候,我很嫉妒。我曾经有过这样的机会,不知道为什么,却放弃了。

他走的那天,风是向南边吹的,他故意逆风而行。我记得那天是十五,黄历上这么写着:失星当值,大利北方。

(三年后,洪七加入丐帮,并成丐帮之王。晚年于欧阳峰决斗于大雪山,结果相拥而亡)

 
洪七走了之后,天一直在下雨。每次下雨我就会想起一个人,她曾经很喜欢我。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其他原
因,每次我要离开她远行的时候,天都会下雨。她说是因为她不高兴。后来她嫁给了我哥哥,她结婚的那天,我离开了白驼山。


(一个女人点着火烛随着楼梯走,突然,黑暗中一人拉住她,她没有喊叫,火烛入楼底)

大嫂:就算你明天再问我,答案还是一样,我不跟。

欧阳峰:有句话,过了今天晚上我再也不会说。你跟不跟我走?

大嫂:你也不会好过,不跟。你要记住,从今天起,我就是你嫂子,以后可以拉我手的人只有一个,就是你哥哥,其他人没有资格。

 
(一个女人看着他在河里洗汗巾)

欧阳峰:为什么老看着我的汗巾?

女人:这条汗巾是我丈夫的,为什么在你这儿?他是不是已经死了?

也许太久没有看桃花了,第二年的春天,我到了那个人的家乡,我觉得很奇怪,那里根本没有桃花。

女人:这东西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。

在我离开的时候才知道,这块地方本来就没有桃花,桃花只不过是一个女人的名字。

(她抓住马痛哭)

听到那个女人的哭声,我明白了为什么黄药师每年都来探望我一次。


(一个小孩在海边玩,一个女人在窗前,边看边说)

大嫂:你觉得他奇不奇怪?也不理人,老是一声不吭,笑都不笑。但是如果你不理他,他又会呆呆的望着我,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分明心里想要的,嘴上却不肯说出来,一定要你送到面前才肯要。最初想撇开他,渐渐的也就不想迁就他了。

虽然我很喜欢她,但是我不想让她知道,因为我知道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。每次她看着小孩,我知道她的心里在想另一个人。我嫉妒欧阳峰,我想被人喜欢的感觉是这么样的,结果我伤害了很多人。

黄药师:我一直以为你们会在一起,为什么不嫁给她?

大嫂:他没说过喜欢我。

黄药师:有些话不一定要说出来。

大嫂:我在希望他只说一句,他却不肯说,他太自信了,以为我一定会嫁给他。谁知道我嫁给他哥哥。在我结婚那晚,他要我跟他走,我没答应。为什么到失去的时候才争取?既然是这样,我不会让他得到。

如果感情可以分胜负的话,我不知道她是否会赢,但是我很清楚,从一开始,我就输了。

我是因为这个女人才喜欢桃花,每年桃花开的时候我都能看见她。我去看欧阳峰,因为她想知道欧阳峰的消息。因为欧阳峰,我每年都会找借口去看望她一次。

大嫂:你知不知道,现在对我来说,什么最重要?

黄药师:如果我没有猜错,应该是你儿子。

大嫂:以前也是这么想,可是看着他一天天的长大,我知道他早晚会离开我,所以我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。以前我觉得那句话很重要,因为我觉得说出来,就是一生一世。现在想想,说不说也没有什么分别。有些事会变的。我一直以为是我自己赢了,直到有一天我看着镜子,才知道自己输了。在我最好的时光,我最喜欢的人都不在我身边。如果能重新开始能多好。

大嫂:其实你跟他这么好,为什么不告诉他我在这儿呢?

黄药师:我答应过你,所以我一直没说。

大嫂:你太老实了。

没多久,她就病死了。死之前,她一坛酒给我,要我交给那个人。她希望欧阳峰忘记她。她对我说,人有烦恼是因为极性太好,从那年开始,很多事我都忘了,唯一能记住的,就是我喜欢桃花。

(六年后黄药师隐居桃花岛,自称桃花岛主,号东邪)

 
(他看着窗外,擦着酒坛)

立春之后,很快就到了惊蛰。每年这个时候,会有一位朋友来看我,但是他今年没有来。

没多久,我收到一封白驼山来得信。我大嫂在两年前的秋天,因为一场大病,去世了。我知道黄药师不会再来,可是我还继续等。我在门外坐了两天两夜,看着天空在不断的变化,我才发现,虽然我到这里很久,却从来没有看清过这片沙漠。以前看见山,就想知道山的后面是什么,我现在已经不想知道了。我是孤星入命的人,从小父母早死,只好跟着哥哥相依为命。从小我就懂得保护自己,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绝,最好的办法是先拒绝别人。因为这个原因,我再也没有回去。其实那边也不错,可惜已经不能回头。我的命书里说过:“夫妻公太阳化忌,婚姻有实无名”,想不到是真的。

那天晚上我突然很想喝酒,结果我喝了那半坛“醉生梦死”,跟平常一样,继续做我的生意。

 
(对某人讲话)
老兄,看来你已经四十出头了吧。这四十多年来,总有些事情你不愿意再提,或者有些人你不想再见。因
为有些人对不起你,你就想杀了他们,但是你不肯。其实杀一个人是很简单的,一点也不麻烦。我有一个朋友,他的武功非常好,最近生活有点困难,如果你能给他一点钱的话,他一定可以帮你杀了那个人。尽管考虑一下,最好快点。

没事干的时候,我会望向白驼山。我清楚的记得曾经有一个女人在那里等过我,其实醉生梦死,只不过是她跟我开的一个玩笑,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的时候,你反而记得越清楚。我曾经听人说过,当你不能够再拥有,你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常常做着同一个梦,没多久,我就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(他一把火把房子烧了)

那天黄历上写着:驿马动,火迫金行,大利西方。

(翌年,欧阳峰重返白驼山,成一方霸主,号称西毒)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